液相勻化的專業對談 - 醫師篇

醫師對談:我是小兒科醫師 我為我的小孩選擇液相勻化 張華倫醫師~~與一個典型的「液相勻化」愛用者對談。

記者:余玉華

    第一次看到張醫師,你一定不會相信他是一個醫師,更遑論還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在她身上找不到刻板印象中醫師的犀利與咄咄逼人,卻蘊藏著更多母性的光輝與柔美。不急不徐的語言中,更可感受到受過嚴謹科學訓練特有的理性與條理。

 

 

  與同為醫師的夫婿,在台中市蔣公路共同開設一家小兒科診所(力倫診所,如圖),除了忙於診所病患的服務工作外,張醫師更是電視健康/育兒節目的常客,獲邀為觀眾提供更多的專業諮詢。如果你認為,如同一般的職場女性,診所繁忙的工做會讓他無暇兼顧孩子的撫育教養,那就大錯特錯了!

是理性還是感性的安心

  「兩個小孩,我都親自哺餵母奶。」「身為專業人員,我深知母乳的哺餵對嬰兒有無可取代的重要性。」以慣有的邏輯訓練,張醫師不急不徐的說。

  「市售的配方奶粉,一如衛生署要求在罐上標示的『嬰兒輔助食品』,應是輔助母乳的不足用的,特別是因媽媽身體或工作狀況不許可時,與母乳交替使用,或寶寶四個月後,母乳的質與量逐漸下降時,才建議用配方奶粉或其他離乳食品輔助。」嚴肅的話題從張醫師口中道出,卻有另一種婉約的親切。

望著桌上張醫師兩個可愛活潑孩子的像片,讓筆者深深感受到「知識就是力量」的道理。

「母乳哺育不只對媽媽的產後復原有幫助,更對孩子心智的發展與親子關係有極正向的影響。」張醫師緩緩的強調,讓人有一種苦口婆心的溫馨。

「那你為什麼會捨其他的大品牌,而選擇『液相勻化』的產品呢?」筆者好奇的問。

「大部分的專業人員都會是一個理性的消費者,比較不容易受到廣告的渲染。」

「其實,只要是政府核准的配方,營養價值差距就不如廣告所渲染的那麼大,很多的成分是寶寶體內就可自行合成的。」

「否則,像我們小時候沒吃過DHA的人,又怎麼說…」,筆者心中的OS卻是:「若那時媽媽給我大量的DHA,今天是否會易位而處…」

「可是,就消費心理來說,媽媽的「安心」也不可忽略啊!」筆者也刻意的賣弄一下專業。

「是的,所以就會有「理性的安心」與「感性的安心」之別啊!我是屬於比較理性的消費族群,因為小孩的成長不能重來啊!」

坦白說,筆者當時心中閃過「我媽媽當時是否有張醫師的理性…」之懷疑。

「所以我就上網搜尋市售各產品的資料。」抿了一口茶,張醫師繼續說道。

新鮮採擷的營養效價

「直到我找到了「液相勻化」的介紹…我甚至連結到他們法國原廠的介紹…」

「因為,作為一個消費者,我們很難去知道罐裝奶粉的原料是被貯放了多久了?」

「這對奶粉的品質有差別嗎?」我不解的問道。

「絕對有影響!這就好比我們買冷凍魚與現撈魚的差別一樣,同樣沒衛生學上的問題,但口感上與營養效價上絕對會有差距!」筆者感受到這時的張醫師,柔美的外表下開始有幾分「為母則強」的犀利。

「您剛提到營養效價是指甚麼?」,對他的話題,我開始產生非職業性的興趣。

「大部分的食品,都採擷於大自然,其營養價值都會和他的新鮮度成正比關係。」「若其原料奶粉貯放太久,它的營養效價就會和預期有差距。我不希望這種無法預測的營養差距發生在我的小孩身上…」,真不愧為理性的消費者。

「但你怎知「液相勻化」製程的產品就不會有這個問題呢?」這是我新的疑惑。

「這是一個相對性的問題,至少「液相勻化」製程的產品的原料都是每天剛從牧場採集回來的鮮奶,我可以從它罐底的製造日期推算出產品的新鮮度,但我卻完全無法推斷非此製程的奶粉之原料已被貯放多久才拿來調製配方奶粉。既然價格差不多,我當然會選擇我比較能稽核的產品。」

營養成份均勻的分佈在每一匙奶粉中

「另外一個打動我的因素是營養素均勻分布的問題…」談興正濃的張醫師,頗有誨人不倦的熱忱。

「以幼兒成長奶粉為例,許多微量營養素對身體成長發育極為重要,以維生素E為例,根據衛生署公布的國人營養攝食建議表(RDNA),幼兒每天要至少攝食為生素E 5毫克,相當於一罐成長奶粉的二十萬分之一的量,就每批生產數以萬罐計的奶粉來說,如何讓這二十萬分之一的重要營養素均勻的分佈在每一罐、每一匙的成長奶粉中,就成為極重要的課題。」

「可是,一歲的小孩還有其他食物補充營養啊!」身為人母,我內心開始的不安,讓我膽敢挑戰專業。

「是沒錯!衛生署建議一歲以上的幼兒每天應有70%以上的營養素來自於奶瓶餵食以外的食物,可是就國人目前的餵哺習慣以及對小孩可能的偏食之擔憂,造成一歲的幼兒對配方奶粉的依賴性遠比建議的還高出甚多,這自然就凸顯了成長奶粉中微量元素的均勻分佈是個更重要的問題。」

「試想,小孩因偏食或配方成長奶粉中微量元素分佈不均所產生的對特定必須營養素的缺乏,對發育造成的不可回復性的影響有多重要!」

「可是,你怎麼知道『液相勻化』製程就不會有微量元素均勻分布的問題?」想到我的小孩,我的不安更難掩飾了。

「嚴格說,這是一個相對性的問題,也是機率的問題,就如同選擇『大品牌會比較有保障』的迷思一樣,選擇液相勻化是相對的理性多於感性!自主性多於被渲染性!」張醫師顯露出嚴格邏輯訓練之特性。

「從另一方面來說,牛奶的成分只適合養小牛,不適合養小孩,以牛奶為基礎的成長奶粉需要抽離出不適合小孩的部分,並添加一些小孩需要但牛奶不含的營養成份,我深入研究過液相勻化的製程,他們都在鮮奶還在液體狀態時就加入這些必需的營養素,溶解後,再經三道的低溫均質化(Homogenization)過程調製,這就好比將飯澆糖水與將飯拌砂糖的差別,當然更能確保微量元素均勻分布在每一匙的奶粉中。」同為人母,張醫師的用心,真讓我赧顏無語。

若真能做出好產品又何須聲嘶力竭的自吹自擂

「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非理性因素讓我為小孩選擇了液相勻化奶粉…」正準備結束訪談的我,基於對八卦消息的職業嗅覺,不禁本能的豎起耳朵,眼睛一亮。

「他們工廠其實有生產一種很有名的cheese,這種橘黃色的Mimolette只限量出現在全世界的老饕餐廳,味道及口感非常特別,入喉三日,口齒留香…微風廣場有進…只是有點貴。」「我是想說,能做得出好產品但又沒有大肆廣告的廠商比較老實可靠吧!」

「套句你們廣告用語,『若你真能做出好產品,又何必聲嘶力竭的自吹自擂?』,對吧?」

「是!是!」對張醫師的跨專業,我不禁點頭如搗蒜。張醫師的這段訪談結尾,讓我深深感慨:「任何再理性的人其實都還有他感性的一面啊。」

匆匆收拾桌上的文具,筆者急於趕回家,希望還來得及彌補過去的不夠理性、用心對孩子的虧欠。